新冠疫情城市治理能力与金融恢复的实证研究文献综述

 2022-03-14 20:48:34

(一)国内文献综述

1.城市治理能力

周伟练磊(2014)认为地方治理能力评价的价值取向,是评价主体基于一定的价值标准对地方治理能力评价的相关行为取向作出的理性选择。公共安全取向、社会福利取向等是对地方治理能力评价价值取向的目的取向定位;多元合作取向、依法治理取向等是对地方治理能力评价价值取向的工具取向定位。

陆军、丁凡琳 (2019)基于多主体视角构建社区治理能力的多层指标评价体系的思路为:首先将三类主体作为一级指标。其次,遵循治理主体—治理内容—具体指标的逻辑框架,根据治理内容设定二、三级指标。第三,对各主体(政府、居民群体、第三方机构)在社区治理过程中的责任与权力、参与程度和职能作用予以指标描述。涉及的指标包括发展水平、管理绩效、居民满意度等,评价内容涉及城市社区治理、社区服务、生态绿化、基础设施、治安安全等环节。计算指标综合得分全面客观评价社区治理能力,得分越高表明其治理能力越强。

陈诚 卓越(2016)通过两个特色鲜明模型,为社区治理能力评估框架提供了可资借鉴的素材从结构的角度加以评测,揭示了各主体之间的关系和核心能力社区不仅是地域的概念,更意味着通过治理主体之间关系的调整,实现治理结构的优化。项目的发展呈现出引入-计划-发展-评估-终结,循环往复的过程,在不同的发展阶段,对社区治理主体之间的关系、治理能力治理方略的要求也将有所区别。正是在项目的逻辑运行中,社区治理形成多元主体相互作用、共建共治的氛围,体现出依存于项目的“平行发展'过程。因此,将结果和过程视角相结合的评估,更为全面,也更符合“治理能力”的价值意蕴。

袁平(2020)认为城市治理标准化是从治理质量目标化、治理指标系统化和治理过程程序化来规范城市治理的流程,从而提高治理效能。当前,标准化在城市治理中的作用日益凸显,其涵盖范围已经从最初单维的市容卫生管理拓宽到了多维城市综合治理,其在市容卫生、公共设施、生态环保等问题的解决上体现了重要价值,标准的产生和实施过程正成为城市治理标准化的主线。城市治理标准化正逐步成为有效实现'像绣花一样精细'治理目标和提升治理效能的重要途径。

祁海军(2015)研究发现我国社会治理能力评估主要有两种指标体系:一个是中央编译局与清华大学联合发布的'中国社会治理评价指标体系'共包括1个一级指标即中国社会治理指数.6个二级指标即人类发展、社会公平、公共服务、社会保障、公共安全和社会参与,以及35项三级指标,其中三级指标包括29个客观指标和6个主观指标;另一个是人民论坛测评中心发布的国家治理评价指标体系共包括1个一级指标,4个二级指标7个三级指标。

马文进(2019)选取了中原城市群中的30 个城市作为案例,运用fsQCA的方法检验了结果变量人均GDP与城市治理能力的四个变量,分别是保障能力、调控能力、财政能力、参与能力。运行结果显示,治理能力当中的调控能力与经济发展的关系显著。如果一个城市调控能力较高且财政能力良好时,整个城市会更好的促进经济的发展。调控能力与城市经济发展的正相关关系比城市治理能力更密切,但也有特殊情况,例如平顶山市的调控能力比较高,但人均的GDP仍然较低,这是因为其财政能力较低。所以只有当两个变量调控能力和财政能力结合时可以更好地解释城市的经济发展,这也意味地方的调控能力不是限制经济的发展要素,简而言之,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是政府监管的实现所采取的两个主要的工具,对于货币政策,更多的是在中央层面。在地方一级,政府部门可以通过实施财政政策对经济和社会的运行进行“干预”。马文进验证了城市需要利用调控能力在保持市场经济平衡发展经济和提高全国就业率方面发挥作用。同时,城市需要提高财政收入和提供公共服务的能力,来为加强经济管理而服务,使经济发展更加迅速、均衡。

王周伟(2015)通过对现代城市治理系统视角下中国大城市全球化发展策略研究,研究结果发现现代城市治理是城市运营管理的通用术语在,发展战略管理、可持续发展的理念指导下、协调、健康、全面发展的现代城市,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着决定性的作用,政府的指导下,寻求优化的输入和输出。中国现代城市治理体系是由几个相对独立、相互作用的子系统组成的。,其核心主要包括两个层次上的4个子系统:地方政府系统、产业经济系统、民生系统与金融系统。其典型特征在于政府引导、市场决定、企业经营与居民自主。现代城市治理系统中各子系统之间是相互联系、相互作用的。在由企业、居民、金融机构与地方政府四个经济主体组成的网络中,地方政府处于主导地位,它是区域经济快速健康发展的组织者与管理者,也是持续保障和改善民生的实施主体。

剩余内容已隐藏,您需要先支付 10元 才能查看该篇文章全部内容!立即支付

以上是毕业论文文献综述,课题毕业论文、任务书、外文翻译、程序设计、图纸设计等资料可联系客服协助查找。